西昌山火不排除人为因素 起火前一天半数村民去上坟


(本文采访对象均为化名)

在苹果从事数据科学工作的包鸣告诉新京报记者,他对疫情在美国的扩散并不意外。“只能说是或早或晚吧,每天这么多航班来来去去的,尤其是像硅谷、纽约这些地方,跟全世界的联系都特别紧密。”包鸣表示。

包鸣的工作地点,就在位于库比蒂诺的苹果总部Apple Park。过去的三周里,他也目睹了这里从人声鼎沸逐渐变得门可罗雀。一开始,公司并没有强制员工居家办公,只是说可以居家办公了。但从上周三开始,他们部门已经开始要求,非要来公司办公的话,需要SVP级别的高管批准——这是直接隶属于CEO库克管理的高管。现在除非是真的需要现场办公的人,才会去公司。

相较而言,硅谷科技巨头的风险抵抗能力要比一般企业高出不少,员工也普遍更有安全感。”公司压力肯定是有的,毕竟那么多的实体店关门了,在生产方面也会有一些挑战,最近公司股票价格也下跌了不少。但是,目前还没看到雇员方面有任何大的变动,也没听说停止招聘或者裁员之类的消息。”包鸣说起苹果公司的情况时表示。

北京时间4月5日,据美国约翰.霍普金斯大学和美国CDC的数据,截至美国东部时间4月4日,美国累计确诊新冠肺炎病例超过30万人,是确诊病例数最多的国家。

谈起硅谷“战疫”以及对中国工程师和华裔的影响,宁舟透露“疫情初期的影响确实挺大的”。据他介绍,疫情在全球蔓延之后,中美关系也受到一些影响,基本就是“国内打上半场,海外打下半场,海外华人打全场(全场挨打)。即便在很包容很多元的谷歌,中国工程师和华裔也面临了少数的敌意,甚至担心会被裁员。

3、有出入苏梅岛需求的政府工作人员,必须由其单位出具说明进出岛内必要性的证明函,经工作人员检查方可进出苏梅岛。

“疫情里面受冲击最大的还是像餐馆这样的服务业,我已经看到一些奶茶店在各种群里发链接求大家点外卖,连配送费都是免的。”肖雷表示。总体来看,硅谷科技企业在诸多行业中,已经算是比较幸运的——对线下活动依赖较少,需求降幅也没有那么大,企业的抵抗力也普遍更高。

同样在谷歌上班的宁舟也表示“在家办公还不错,慢慢习惯了”,而且工作效率还有所提高。不过缺点就是工作时间延长了,工作时间和生活时间的界限也变得没那么分明。关于裁员的问题,宁舟表示,暂时也没听说身边的朋友或者团队有裁员的情况。

违反相关规定的人士将按照传染病法处以最高不超过20000泰铢(约合4300人民币)的罚款。据英国《每日邮报》4月4日报道称,一名71岁的退休老人因对政府在新冠疫情背景下采取的封锁政策感到绝望,最终选择自杀并在临死前杀死了自己的妻子。